5349公里的終點

Next

由於昨晚睡的太熟,完全忘了受傷這回事,睡覺的姿勢千奇百怪,睡醒之後身上自然沾滿了各式血痕。
聽起來有點噁心,但這是事實,沒有包紮就睡覺,沒辦法的呀 /_\

九點半離開旅館,到隔壁早餐店買三明治吃。大大的招牌看起來好像是特價的很便宜似的。
其實要價將近四歐元,150塊一個的三明治,一點也不便宜,幸虧挺好吃的∼

除了三明治,還買了一個看起來很厚實,像是魔仗造型的麵包,1.12歐元。
味道的確是不錯,但裡頭空空盪盪的,全部都是空氣,跟外表相當不符合,商業詐欺麵包。

那麼是要去搭火車回巴黎呢?還是自己騎回去?趁著答案還沒有出現的時候,趕緊騎車上路。
把地圖丟掉吧,走你想走的路、去你想去的地方、實現你最初的夢想。

現在只要看著巴黎的牌子,一路騎回去就對了,繞了一圈,總算要回來了。
但心境跟環島即將結束的心境差很多,環島完是騎回家,環法完,還是在異鄉。

走在N19公路,看著逼近150公里的指示牌,相當具有挑戰性,最後的一段路了,騎完他吧!

異鄉是法國,但法國的巴黎,其實有個相當溫馨的地方,跟家一樣。
只要騎回去了,就能好好的休息,再也不用瞪大眼睛找著HOTEL的旅館,睡在陌生的房間,躺在寂寞的床。

最後一天的天氣,出發的時候蠻涼爽的,很適合騎車。老天爺也同情我,給我個優待嗎?

不,中午十二點剛過,涼爽的天氣馬上變臉下起了小雨。
就平常來講,這種小不拉機的毛毛雨,根本就沒當一回事,淋一整天也不痛不癢。
只是現在情況不一樣,身上帶著傷口不適合碰到水,更何況是淋雨騎車。
穿著雨衣雨褲的話狀況也不會好到哪裡去,因為雨褲會和腳的傷口摩擦,只怕會更糟糕。

苦惱再苦惱,背後那個核能發電廠,搞不好下的雨水還是帶有放射線的。
躲在大樹下,第一次,什麼事也不做,就等雨自己停。

依璇引用長假中木村拓哉的話『不順的時候,努力也沒用的時候,就不要努力了,當作是天給你的假期吧。』

所以我就在樹下開始做奇奇怪怪的動作,還好沒有激怒老天爺,變成大雷雨。

過了一陣子,感覺雨變得有點小,把背包裡的開水喝了三大口,然後全部倒掉,真的太重了。
趁沒什麼雨趕快騎,路旁的指示牌說前面兩公里有餐廳呀,可以去那邊躲雨吃午餐。

下午一點半左右到餐廳,完全爆滿的狀況下,只有一個女服務生在忙進忙出。
很難得看到悠閒的法國人會這麼樣的忙碌,走路用跑的,講話用吼的。
對著酒吧說:『來兩杯他媽的咖啡。』
對著廚房說:『煮兩盤你老師的今日特餐!快一點,半生不熟沒關係,客人在等了!』
對著客人(也就是我)說:『一位嗎?請這邊坐。』

手腳俐落的鋪上餐巾紙,搜刮旁邊兩桌沒吃完的法國麵包倒在同一籃就端給了我。
拿刀叉過來的時候,相當明顯的聽到餐具掉到地下的聲音,我相當認命的自己去撿起來換新的。

又對著酒吧喊:『兩杯王八蛋的咖啡是煮好了沒呀?客人喝了就可以結帳閃人了。』
然後問我:『請問您要點什麼呢?』

經過多日的歷練,龍飛鳳舞的菜單稍微看得懂2成內容,總算能很自傲的自己點了菜。

比出右手食指:『我要吃.........嗯..........跟隔壁那個人一樣的東西。』

先來一小壺粉紅色的玫瑰紅葡萄酒

然後服務生一口氣端著五個盤子過來,兩隻手忙的沒有空的她,叫我自己拿一盤最上面的起來。
很普通的生菜沙拉,加了洋蔥,口感挺清脆的,其實法國人會把菜從鐵盤子移到瓷盤上面吃。
但這樣吃東西多麻煩,而且沒事還要多洗一個盤子,所以就直接在鐵盤上吃了起來。

這麼不巧,隔壁那個人吃的是牛排,可是這家店的牛排煎的還不錯,配上那鐵盤子,很有台灣夜市的風味。

每吃完一盤,就順手把盤子往堆放髒餐盤的地方放(累積到一定數量,內場的人會收去洗)。
女服務生一面跑來跑去招呼客人,一面收盤子,注意到我的盤子會自動消失時,那暴躁的臉上出現了笑容。

甜點吃椰奶慕絲巧克力醬,這個挺不錯的,感覺也很好做,學起來回台灣沒事也能做來吃。

結帳時,為了讓服務生笑的再燦爛一點,只多給了1.2歐元的小費,她就好像中樂透一樣的說謝謝。
真的不客氣,妳也讓我見識到了原來法國人也是有這麼忙碌的。

吃完飯,雨也停了,但天氣還是陰陰的,白天都沒看到太陽的機會。
騎到下午兩點,距離巴黎還有85公里,呼呼∼只希望這是實際距離,那頂多騎160公里就可以到了。

跟著巴黎的牌子走,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,騎著騎著就通通變成各種莫名奇妙的路標。
聽說大巴黎直徑有130公里,從進入大巴黎的暴風範圍開始。就進入瘋狂的迷路狀態。
集50天旅行的大成,地圖無用論再度登場,地名都是找不到的地方,想用太陽辨認方位也沒辦法。
憑著第六感亂騎,只是讓下場更加的淒慘,繞了一小時,居然回到剛剛來過的地方,繼續面對陌生的地名。

想不到回程居然是如此的坎坷,進入了大巴黎,卻回不了巴黎,與其說是無奈,不如說是不爽到了極點。
反正沒人聽的懂中文,就這樣邊騎邊碎碎念一些有的沒的『媽的什麼鬼地方叫做OOO,聽都沒聽過!』

心情相當惡劣,本來想愉快的回到巴黎,結果卻回不了巴黎,怒呀 ~"~

迷路的狀況大概從下午五點一直持續到八點,因為身處於大巴黎,其實街道的景色看起來跟巴黎是差不多的。
但差不多畢竟還是不一樣,等重新看到巴黎的牌子時,已經從巴黎的右邊騎到巴黎的南邊。
距離還有29公里(這時已經騎了將近150公里了唷)。

覺得自己開始變成中午的服務生,招他媽的一輛計程車或是搭你老師的火車進城吧!老子不想騎了。

講是這樣講,招不到計程車,也不會搭火車,所以還是乖乖的騎回巴黎。
跨過塞納河進入巴黎的瞬間,是晚上八點二十五分,總算,天殺的,他奶奶的,老子騎完了 >"<

今天創下了,單日最遠騎乘距離、單日最長騎乘時間、單日攝影最少張照片、單日脫口而出髒話最多記錄。

回到健康監獄將近九點,可以好好休息個幾天,不用想明天睡醒要騎去哪裡,天黑要在哪過夜。
雖然這趟旅行沒發生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,五十天感覺一眨眼就過去了,到現在還是不敢相信自己到了法國騎車。

法語也一點都沒進步,本來還以為環法完之後,可以很溜的說法語,真是太理想主意了。
可憐的腳踏車,不論我是住大旅館還是睡街頭,它始終都是睡在倉庫或是牆角,真的很過意不去。

這麼辛苦的旅行,FCR1下次你還願意再跟我來嗎?
如果願意的話,下次我們就去環亞吧,一口氣騎它個三萬公里∼

人~要有夢想.心才不會老 要勇於實現夢想.你才會知道 其實自己好棒!